新版百度统计
免费小说
  • 《第101次逃婚》

    楔子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机场。尽管已经过了午夜零点,这座以奢华舒适闻名于世的机场却还是像往常一样繁忙,到处都是人头攒动的景象。出售各种奢侈品的免税店里更是挤满了乌压压一大片的观光客。各色人种穿行其中,各国语言交汇在一起,无不昭示着迪拜这个海湾地区最富有城市的国际地位。在机场的一角,一位戴着棒球帽的中国女孩低垂着脑袋,用力攥着自己手里的护照,借着观看商品的机会一边看着手表,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动静。虽然那顶帽子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,但那微抿的嘴角还是泄露出了她此刻紧张的心情。每当不远处有身穿传统长袍的

  • 《第101次逃婚(下)》

    第1节 愿赌不服输阿曼苏丹国,西布国际机场的贵宾候机室。此刻,在香料市集里被逮个正着的刘芒正无精打采地蜷缩在宽大的沙发里,郁闷地回想着王子对她说的那些话,这其中最刺激她脑神经的当属那句——“下次再抓到你,我可要用驯练猎隼的方法对付你了。”她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刚才被捏疼的地方,心里不禁有些懊恼。这沙漠里的男人就是野蛮,出手都没个轻重,自己的下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。这个家伙明明之前答应了她可以用任何方法逃走,可一转眼又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。真是的,没这个心理承受力当初就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嘛。况且这次她也只

  • 《大唐公主招亲记》

    楔子长安,大明宫。三月的天空中有浮云流动,空气中沁着隐隐的香气,轻柔的梨花柔软地飘下来,花瓣卷在春日还稍嫌寒冷的风里上下沉浮,淡薄的阳光透过枝头刚刚长出新叶的树木的缝隙洒下来,洒落在树下一个小男孩的身上。男孩看上去不过五六岁,服色华贵,模样像只小白兔般温顺可爱。能在这种地方出现的自然不是普通人,他正是当朝宰相萧正和最为疼爱的幼子。不过,此时的他,似乎对自己尊贵的身份完全没有概念。恐怕就算是当今皇上,都没有他眼前这几个散了架的点心盒子重要。就在他烦恼着该拿什么来捆点心盒子的时候,忽然听到身后的草丛

  • 《穿越那一片蓝》

    第一节 我的梦,有我自己去实现地中海,这三个字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呢?是那一片令人沉醉的蔚蓝色,是浪漫美妙的异域风情?还是古希腊时期那些神秘悠远的古代文明?对于我来说,这一切的一切,仿佛都在为我勾勒一个永恒的梦境。梦境的名字,叫做憧憬。在准备今年的旅行计划时,我一直两眼放光地紧盯着欧洲地图,恨不能把那些围绕着地中海的国家全都走个遍,和我的梦想之地来个最亲密的近距离接触。不过,现实和妄想总是有很大一段的距离。我那发热的头脑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,只好收拾起了所有的贪心,老老实实另想他法。到底能不能有一种旅

  • 《诱僧》

    第一章 1 他使的是“夸父追日”。 剑虽为双刃短兵,却是百刃之君。过柔则卷,过刚则折。能拥有一把好剑,等于得到另外一只手。自黄帝采首山之铜以铸剑后,一直以来,它都是兵器中之上品。武官侠客,山野沙场,稀世名剑总是伴随它的主人,忠心不变。 剑从不辜负人。 石彦生的佩剑由他的父亲传下来。 在前朝,隋大业十二年,炀帝南游江都。他骄奢淫逸,民心思变,太原留守李渊,派长子李建成指挥左路三军,次子李世民指挥右路三军,沿汾水。渭水进兵。人强马壮,次年十一月,打下长安,建立唐朝,改元武德。 石玮于此役阵亡。 他的宝

  • 《胭脂扣》

    第一章 先生—— 我的目光自报纸上的三十名所谓佳丽的色相往上移,见到一名二十一二岁的女子。 她全部秀发以喱膏蜡向后方,直直的,万分帖服。额前洒下伶仃几根刘海,像直刺到眼睛去。真时髦。还穿一件浅粉红色宽身旗袍,小鸡翼袖,领口、袖口、襟上绲了紫跟桃红双 绲条。因见不到她的脚,不知穿什么鞋。 一时间,以为是香港小姐候选人跑到这里来绕场一周。——但不是的,像她这般,才不肯去报名呢。俗是有点俗,却天生丽质。 我呆了半晌,不晓得作答。 先生,她先笑一下,嗫嚅,我想登一段广告。 好。登什么? 我把分类广告细则相

  • 《生死桥》

    民国十四年·冬·北平 “鬼来了!鬼来了!” 看热闹的人声轰轰炸炸,只巴望一个目标。 小孩们惊心动魄地等。忘了把嘴巴给阁上,呵呵地漏出一团白气。 神神魂魂都凝住。 只见左面跳出一只黑鬼,右面跳出一只白鬼,在焚焚的诵经声中,扑动挥舞。黑鬼和白鬼的身后,便是戴着兽面具的喇嘛,他们的职分是“打鬼”,又回“跳步扎”,鬼是不祥物,要是追逐哄打驱赶出门,保了一年平安。黄教乐器吹打,锣鼓喧嚣带出了持钵念咒的大喇嘛,不问情由不动声色的一张黄脸,一身黄锦衣,主持大局。 远远近近的老百姓,都全神观戏,直至黑白二鬼跳得

  • 《青蛇》

    第一节 我今年一千三百多岁。 住在西湖一道桥的底下。这桥叫断桥。从前它不叫断桥,叫段家桥。 冬天。我吃饱了,十分慵懒,百无聊赖,只好倒头大睡。睡在身畔的是我姊姊。我们盘错纠缠着,不知人间何世。 虽然这桥身已改建,铺了钢筋水泥,可以通行汽车,也有来自各方的游人,踩着残雪,在附庸风雅,发出造作的赞叹感慨,这些都不再那么容易就把我俩吵醒了。 西湖本身也毫无内涵,既不懂思想,又从不汹涌,简直是个白痴。竟然赢得骚人墨客的吟咏,说什么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真是可笑。

  • 《秦俑》

    第一节 它是一只蚁。 蚁,是万物中最微末的生命。 这只蚁,不知如何,开始懵懂地、在土隙中一直往前走。它缓缓地走着。 如果蚁有籍贯,它便会知道此处是陕西省临握县一座山的底下。如果它有眼睛呢,得见面前景物,一定震惊得颤抖。 四周还是很幽黯。 只能借着不明来历的光华扩散。先见到炯炯的眼睛,然后是鼻子,然后是一张威武的脸。浮在黑色上,凝静如死。他直立着。 蚁在赭黑色的靴边走过。隔不多远,又是另一对靴…… 这个军阵是由四个小阵勾连而成的。第一个是由三百三十四个弩兵组成的方阵。第二个是由六十四乘战车组成的车

  • 《潘金莲之前世今生》

    第一节 血,滴答、滴答而下。在黄泉上,凝成一条血路。 此处是永恒的黑夜,有山、有树、有人,深深浅浅、影影绰绰的黑色,像几千年前一幅丹青,丹青的一角,明明地有一列朱文的压边章,企图把女人不堪的故事,私下了结,任由辗转流传。 很多很多大小不同的脚,匆促赶着路。一直向前,一直向前。 赶着投胎去的脚群中,有一双小脚。 细看这双弓鞋,大红四季花,嵌入宝缎子,白经平底绣花,绿提根儿,蓝口金儿。正是曲似天边新月,红如退瓣莲花。恰可便是三寸。 小脚一步一趔趄,好似不想成行。 这条血路,便在小脚之旁,境蜒划出她的

  • 《满洲国妖艳川岛芳子》

    第一章 深秋。 北平,北池子,东四九条胡同三十四号的大门外,来了十名神秘的大汉。 周遭死寂,呼吸不可闻。金风有点凄紧。胎噪的蝉声随着敌人铁蹄,为风雨吹散了。阶下开始有死去一季的蝈蝈悲鸣。 这座古老的公馆房子,朱红青蓝大宅,黑夜中益显森森然。”如一袭过时的重裘,遮天盖地困围着,里头的人喘不过气。 门坎很高,红漆金环,厚重结实。 一名大汉敲门环,好一会,有人应了,才开一条缝,众无声一拥而入,把应门的老佣人堵在门上,二人把药喷向两头狼狗脸上,顷刻控制了局面。 老佣人吓得目瞪口呆,不敢声张,竟尔双腿一软

  • 《霸王别姬》

    第一章 暑去寒来春复秋 婊子无情,戏子无义。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,戏子,只能在台上有义。 每一个人,有其依附之物。娃娃依附脐带,孩子依附娘亲,女人依附男人。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床上,离开了床即又死去。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台上,一下台即又死去。 一般的,面目模糊的个体,虽则生命相骗太多,含恨的不如意,糊涂一点,也就过去了。生命也是一本戏吧。 折子戏又比演整整的一本戏要好多了。总是不耐烦等它唱完,中间有太多的烦恼转折。茫茫的威力。要唱完它,不外因为既已开幕,无法逃躲。如果人人都是折子戏,只把最精华的,仔细唱一

  • 《致我的男友2》

    致我的男友21这种时候,我该说些什么,我又能说些什么?言语在此刻是如此的苍白无力,如虚弱的花朵。这种时候,我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?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怔怔地看见殷尚的眼里噙满泪水,殷尚的眼里……“这,这照片,是你,是你对不对?”宝蓝颤抖着声音问道,好看的双眼充满了惊愕。旁边的光民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我。时间仿佛也在此刻停滞了。我无力地点头,只是机械地点头,再点头……“我现在真的、真的,很恨你。你对殷尚真的太残忍了……”宝蓝眼中滚动着泪花,紧抿的嘴唇冷冷勾出一个弧度。她望着我,慢慢向后退,难以置信地不停摇

  • 《致我的男友》

    致我的男友1上午。明净的阳光透过教室的薄纱窗帘,柔柔地照进来,带来惬人的温度,不时有轻风拂过,飘来芬芳的香气,不禁让人睡意连连。又听着自己不喜欢的数学课,我都不知道自己双眼是第几回失去焦距,漫散在窗外莹绿的树叶上。啪!教室里的窗户猛的一下合上,我的心也跟着一颤,如蜻蜓突触水面,随之却沉到了谷底。而口袋中的手机也急促响起。“喂!”我猫起身子,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心惊胆战地接过电话。“嗯,是我!出来吧!”那边的声音带着一丝得意,仿佛又是命令。“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到学校前面来吗?”我有些气恼,这个家伙,不知

  • 《那小子真帅2》

    痴男怨女我和智银圣之间一切都那么“阳光灿烂”。但是好友希灿就没那么走运了,不对,应该说是“捣蛋鬼”哲凝太悲惨了,——他们之间闹矛盾了。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,智银圣带着我们进了一家名叫“通道”的咖啡厅。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在那间咖啡厅发生的一切,忘不了希灿那如坐针毡不安的表情;忘不了哲凝那微闭的眼睛掩盖不住悲伤的泪水;忘不了那令人心神不宁的歌曲“gameover”——看到你看着我的冷漠眼神,我已经明白,我们两个离别的日子已经到来。以前的一切只是错觉,我会努力冷却记忆。我不会再继续骗自己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。这

  • 《那小子真帅》

    1.第一次交锋暑假不知不觉很快就过去了,转眼又到了要开学的日子。朋友们聚在一起起劲儿地商量着在开学之前找个什么地方去旅旅行,用他们的话说就是:说不定在旅行中能有什么艳遇呢!颇有一番垂死挣扎的滋味。真服了他们,“死前”还不忘寻欢作乐。我还是那个我,整天百无聊赖地在网上逛来逛去,真是对不住像花一样灿烂的18岁啊!-^这个假期实在是太长了,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已经被我逛了一遍,悲惨啊!呜呜呜呜……啊!“大集合”!一个网站名突然映入我眼帘,这是最后一个我还没去过的会员网站,就是它了,“大集合”!我兴冲冲地点了加入

  • 《有女好采花》

    第一章 百年惟记云梦山我叫戚采,戚是师傅的姓,采是我将来的职业。很普通的起名方式,却天意般的概括了我“凄惨”的一生。我生下来就很倒霉。出生那年,家乡正赶上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水,父母不知所踪,当时还是婴儿的我被放在小木盆里,沿江而下。然后更悲惨的事发生了——我被我师傅捡到了。师傅是这样描述当时得情形的。“我找了整整一个月,都没找到一个符合我要求的丑女婴,都快绝望了,在长江边上走啊走,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,你坐着小木盆飘过我眼前……”说着叹息,“小时候看你很丑的,怎么越长越像样了呢?还好还不算一个美人……

  • 《小白和精英》

    Part 1 求婚傍晚,周宁叙的书房禁地被某只愤怒的爪子推开。“啊啊啊,周宁叙,我老妈居然打电话来骂我,说我的书写得越来越难看了!”周宁叙巍然不动,双眼盯着电脑上的股票k线图。双宜在书桌前暴暴走。“结果骂完了,才发现她根本骂错人了,那本书根本不是我写的!她居然买盗版书看!”双宜继续暴暴走,周某人继续k线图。“我问她为什么买盗版,她居然说我的书大书店没有卖!!”双宜停下,无语状望天花板三分钟,然后燃烧的视线射向某个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,没半点同情心的男人。愤怒ing。“周宁叙,我要和你离婚。”“嗯?”离婚?某

  • 《杉杉来吃》

    第一章事情发生在是薛杉杉连续加班五天后。明明是国庆节,可是因为月底要结帐,财务科所有人都必须加班。新进小菜鸟薛杉杉被一堆报表折腾得手忙脚乱头昏眼花,终于三号晚上科长宣布月结完毕,杉杉回到租的房子就扑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朦胧间似乎听到手机响了,杉杉闭着眼睛在床上摸了半天摸到手机,凭感觉按下接听键,口齿含糊的说:“喂。”“您好,请问是薛杉杉小姐吗?”“嗯,是。”“这里是xx医院,请您立刻到xx医院妇产科来一趟。”“哦……好。”对方还在叽里咕噜说什么,杉杉完全没往脑子里去,嗯啊哦的答应着。终于对方挂了电话,

  • 《美人一笑也倾城》

    同居了愚公跟莫扎他同住一个宿舍四年,直到今天,才发现这家伙居然是个有钱人。起因是愚公到莫扎他的办公室找吃的,莫扎他正在忙,随口说:“抽屉里有饼干,自己拿。”结果愚公打开抽屉,没看到饼干,却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购房合同。愚公的眼睛都直了,拿出来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。靠!居然还是两份!上面一份是一套期房,面积180的复式,交付日期是后年,下面一份是一套精装修带家具的现房,一百平米,二室二厅,地段优越,装修豪华。两套房子加起来的价值近千万,居然是现款一次性付清,最下面购房人的签名正是莫扎他的大名——郝眉。也许

共有2页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

广州瘦身博士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  粤ICP备19143149号

周一至周日 08:00-20:00

客服中心
- 商城客服1
微信客服
技术支持: 风科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