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百度统计
首页 >> 免费小说 >>言情小说 >> 《秦俑》
详细内容

《秦俑》

时间:2021-01-27        阅读


 第一节


    它是一只蚁。


    蚁,是万物中最微末的生命。


    这只蚁,不知如何,开始懵懂地、在土隙中一直往前走。它缓缓地走着。


    如果蚁有籍贯,它便会知道此处是陕西省临握县一座山的底下。如果它有眼睛呢,得见面前景物,一定震惊得颤抖。


    四周还是很幽黯。


    只能借着不明来历的光华扩散。先见到炯炯的眼睛,然后是鼻子,然后是一张威武的脸。浮在黑色上,凝静如死。他直立着。


    蚁在赭黑色的靴边走过。隔不多远,又是另一对靴……


    这个军阵是由四个小阵勾连而成的。第一个是由三百三十四个弩兵组成的方阵。第二个是由六十四乘战车组成的车阵。第三个是由将军、步兵、骑兵混合编组的长方形军阵。第四个,战车六乘,骑兵一百零八,排成十一列。


    每一个战士,都沉雄、刚毅,嘴唇抿得紧紧。他们束发盘髻,或轻装、或甲衣,或挟弓弩、或佩长剑,或立、或跪,都有一股慑人气势。马,眼眶隆起,睛如铜铃,耳朵高坚,奋鬃扬尾,引颈嘶鸣。


    军阵蓄锐待发。


    蚁又走了好一段日子,它渐渐地老了。这里的战士,仍是一动不动的。


    ——因为他们都不是人,是陶土造的俑。


    这是一个陵墓。


    陵墓的顶部是天,有二十八星宿。底部是地,有水银为四渎百川江河大海。松柏玉石雕成,凫鹤金银镶造。通壁奇珍异宝。


    一片死寂中,忽然,


    吁——


    有一下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叹息。


    是谁?是谁?


    这叹息来自幽宫,诡异莫名。浩瀚的俑海中,声音回旋,不忍遁去。


    人鱼膏燃点的烛火,顽强地残照着。


    但这只蚁,已走完它的一生了。


    终于它栖止于一个微末的点上,成为尸体。


    它当然不知道,用它整整的一生,方才走至这陵墓外缘一个小小兵马桶阵中央。像这样的军阵,有无数个,星罗棋布在四围。如果有缘一直深入,才可见到城墙、城门、陪葬坑、地宫、陵寝……天下最伟大的陵墓,由最伟大的皇帝,自公元前二四六年他即位开始,花用了一生的时间和精神,直至公元前二一零年冬入葬,历时三十七年,动用了七十二万人力,还没彻底完成。


    这是一个深沉的、没有晨暮的世界。在一座城内。


    每一个埋葬在此的生命都不甘心。


    蓦然回首——


    呀,流光如电,一直往回走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穿越数不尽的、挺拔威严的俑像,穿越看不清的、雄伟复杂的建筑,只见闪动而瑰丽的灯火,乐声、钟声、鼓声混杂,雄浑的声音,下着君令:


    "古有三皇五帝,及至于朕,命为制,令为诏。三公九卿,集权中央。车同轨,书同文,度量衡颁制,百姓皆明一之。六国废,天下一统。自今以后,废溢法,以朕为始皇帝。后世以数计:二世、三世,以至于万世,传之无穷!”


    "愿陛下万寿无疆!"


    你听见么?


    回首再望,也无穷无尽。前后都是渺不可测的深渊,千秋万世,地久天长。永远的秘密。


    像昙花一现,他走了。历史一去不返,但历史铸刻在无形的记忆中。是圣?是魔?未可轻议。但天崩地塌过,掀翻了一个世界,遗落一座谜宫。


    秦始皇嬴政,曾经叮嘱:


    "骊山封土,遍植柏树为志!


    七十二万的民夫,从咸阳原上,把林立和柏树苗肩担背挑运送而来,一路的扰攘,百里之内,一群一群、一蓬一蓬的蚁,惊惶四散逃窜……秦代嬴政在十三岁那年即位。


    即位的第二年,根据古礼法,已经开始物色一个好地方来建造陵墓了。


    他身畔的谋臣,为他选了骊山。骊山,层峦叠峰,景色秀丽,且南麓的蓝田,自古至今都以盛产美玉而著名,正是阳气之精粹,可护龙体于不败,所以,他也开始爱上这个长眠之地。


    很多年过去了,嬴政也由一个少年,到如今四十一岁,陵墓尚未竣工。天天地挖,天天地修,人山人海在苦役中,下锢三泉,别有洞天。


    这些年来,仲父吕不韦已于畏惧、绝望中饮鸩自尽了。假父谬毒兵败,被夷三族,所有叛将一齐枭首,并车裂尸体示众。母亲与他私生的两个弟弟,全囊扑而死。他初露锋芒,即铲除异己,巩固了内政,统一了六国,中间不是没有性命之虞,几乎便被荆轲所剩了?


    经历了连番凶险,大局始定。


    却是一壁坚决求生,一壁筑陵就死。


    天下的子民,都为他的生死效命。巨大的墓石在迁运中,又压死了五人。伤了十多人。


    午后,火伞炽烈,大太阳向地面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

    远望细山附近一丘,地气蒸腾。无风,无声,寂静得奇怪。


    山丘的另一面,正麾集了千军万马。胄甲和铜盾刁斗,在烈日下反射出炫人的光芒,但人丛屏息静气,不发一声。他们不是蓄锐作战,而是凝神贯注。


    一人一马,自远而近,沙尘飞扬蔽日。


    背着光影,看不真切。只见那匹黑马,桀骜性烈,昂首抬足,耳朵高竖,尖嘶狂动,三番四次,企图把背上的人给抛掷下地来。


    一身黑色戎装,头戴白玉十二冕旒冠的,正是他们的始皇帝。


    他跟它展开恶斗。


    一下失手,他被摔下,尚未着地,马上翻上马背。众不敢发言,连惊呼也是隐忍。


    人与马皆不服气。他又陡然纵身,牵扯着鬃毛,力挟马肚。黑马摔跳踢踏,一时间难以取胜。


    它发足狂奔。


    漫山遍野地走。


    他终于没再被摔下了,膘悍不羁的兽,无法可施,惟有驯服了。


    四野尽是喝彩,旗帜被高高举起。


    人马豪气干云地傲立着。


    一声长啸。他策骑东驰,向陵墓的工地奔去。四名高手,贴身侍卫着。


    远离了群众,见一头小鹿惊逃。始皇帝心念一动,逐鹿而去。


    就在此时,他身后两名侍卫,相视一下,突然发难,联手向他突袭。剑拔弩张,一支冷箭,直插他背心。其他两名同僚,还未来得及应变,已经血溅当场。


    这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——


    骊山顶,有飞骑直冲而至。


    随着一声呐喊,一个勇士竭尽全力排众而出,用他的剑,把叛将刺杀。


    叛将的鲜血飞溅。


    只见他,身子更快,在血点未溅临始皇帝衣袍上时,已腾空,旋身转体,恰恰以背相挡,血点刚好溅上了他的胄甲,缓缓垂滴。


    始皇帝因他护驾,连衣袍也不曾玷污"。


    其他军队此时方汹涌前来,事情已生变化,惶恐下跪。始皇帝忘记了他背上还插着一支冷箭,盛怒之下,拔剑把未及护驾的侍卫,砍杀泄愤,理所当然。


    一轮急攻,他转向眼前此人。目露精光,问道:


    "护驾者何人?"


    "臣蒙天放。愿陛下万寿无疆!"


    "担任何职?"


    "臣自幼父母双亡,自十三岁起,投蒙括将军麾下,现监管建陵工程。"


    "十三岁那年?"


    始皇帝一点头:


    "好!蒙天放受封为郎中令。另有重赏。随朕回首!"


    "臣领命!"


    始皇帝信手把自己的剑一扔,空中翻腾,蒙天放灵巧地接过。是一把青铜宝剑,柱脊,锋刃,长而沉。见是恩赐,蒙天放心中忐忑喜悦,仍耿直下跪谢恩:


    "谢始皇帝陛下赐剑。"


    他爱才,但不形于声色,只回身上马,飞驰回宫去。


    蒙天放紧握着青铜剑,将士对他都有钦敬之情。而他自己,却不知如何,对始皇帝有一种复杂而矛盾的感觉。


    因为烈日渐西沉,漫天霞彩中,远远传来稚嫩的童谣,连小孩子也都这样唱着:


    山山水水无穷尽,


    生生死死是轮回,


    天天地地风风雨雨亡始皇,


    亡始皇……


    今天干活时被巨石压断了手足或胸骨的民夫,目睹同甘共苦的死者一一被搬走了。陋居中,呻吟处处,夹杂着凄厉的哭声和诅咒:


    "这暴君!一定死无葬身之地!"


    "只有他的是人命?我们全不是人命?"


    纷坛的人声突地止住,大家都愕然。因为新封的郎中令来访。民夫不明白他的来意,只是惶惶地退后,像面对鹰犬。


    蒙天放道:


    "各位,辛苦了!伤的怎么样?"


    大家受不起这问候,全无感动,一步一步地退后,嗫嚅地:


    "郎中令请回,我们没事!"


    "我们下回一定小心,不会耽误工程!"


    蒙天放与他们面面相觑,只觉是一番误会,有点无趣。记起那首童谣:


    天天地地风风雨雨亡始皇……


    外面忽闻人声鼎沸,原来是收书的官兵展开行动了。


    始皇帝为了一统思想,下令焚书。


    这场烈火,到处点燃。


    爱书的人,抱着奔逃。有两个黑影,往林中跑去。官兵穷追不舍。


    林中,老人慌乱中只急急用手挖泥,企图把竹简埋下。一个清秀女孩,衣葛履麻,一脸汗污,一边挖泥,把刻上文字的书册:春秋、诸子、语录……一一埋下,一边回头望道:


    "爹,他们来了,还是逃吧!"


    他坚定地、不肯走:


    "不!书册是无价之宝,没书,也就没文化了——"


    还没说完,身后中了一剑,死于非命。


    女孩抱着一册,藏身在草丛,屏息。一回首,只见黑如墨的夜色里,有双炯炯的眼睛,她如被针刺,全身皮肤都收紧了,心头突突乱跳。生平第一遭,面对死亡。额上开始冒出冷汗,她自己快将成为枯瘦的死人了……


    蒙天放只是以身掩护这个弱小的黑影,放她一条生路。


    收书的官兵,搜查没有结果,呼啸而退。


    冬儿自草与草之间的缝隙外望,这是一个英武的背影。隐隐约约,看不分明。不过他给予她无限的安全。她也曾全盘地信任过他。


    她记着他的脸。


    在灵魂深处,一直期待他转过脸来,看她一眼。但他没有,只待官兵远去,便耿直地走了。萍水相逢的人是救命恩人,晚风又把他吹走了。


    冬儿只蹲在那儿不敢稍动。直到人声渐杳,孑然一身地、缓缓而起,前路茫茫。


    两批兵马,一批收天下兵器,聚送咸阳,预备销铸为十二金人之用。计划中,这些金人长五丈,足履六尺,其重如山。


    另一批,则把所征所收之书册,一一运送至此。巨大的窑炉,有十多个,喷焰冒烟,熊熊火光夹杂着蓝彩,烧红了半个天空。


    主窑旁,正矗立上千个陶泥塑成的武士源和马湘,执戈待发。


    远处传来长吆:"始皇帝陛下驾到——"


    他骑着黑马,来到窑前,冷眼看着被扔进炉中的燃料。


    丞相李斯俯前下跪:"陛下,连月来,臣等已遵旨将史官及黔首所藏之册籍,包括诗书及诸子百家语录,一一焚毁。三代之事,不足为法。有胆敢评议者,亦处死暴尸灭族。


    他满意了:


    "晤,统一大业,乃大势所趋。"


    一众目睹焚书烈焰把千古文化吞噬,灰飞烟灭,只默默低头工作。


    司炉的老人,头垂得更低,无限惋惜。他只能把俑像一排排地推进窑内,鼓风加炭。


    扔书的人更卖力了。


    始皇帝问道:


    "朕闻得陶俑烧制,未符理想,不知原因何在?"


    "敬禀陛下,"老人恭顺地答道:"吾等当悉力以赴,以求陵寝大军烧制完美。此支征战杀代之兵马,必雄立守陵,事死如事生,请陛下稍——"


    始皇帝一听"死"字,脸色陡然一变。


    死?


    即使威武骄横、雄霸天下的君主,也会老,也会死。无限恐惧袭上心头。年事渐高,心事重重,一听此言,他勃然大怒,脸上的肌肉微颤,不容分说:"住口!推出去埋了!"


    司炉老人在惊愕中,已被逮走。


    "从今以后,不准在朕跟前,提一死字!否则袅首腰斩活埋,夷其三族!"


    无辜的窑工,颤抖伏倒领命。


    始皇帝大喝一声,下令:


    "出窑!"


    窑工以铜锤、铜秆开窑。窑门乍开,炉膛发出轰然巨响,俑像全被炸碎。


    火光及碎片四下进溅。


    迷信的始皇帝,只觉不祥,一怒而去,头也不回。


    万籁寂然。


    咸阳宫内,蒙天放侍卫着,御医正为始皇帝检视背心上的箭伤,那个伤口,是个模糊的血窟窿。在敷药的时候,他感到一阵剧烈的急痛,他眉也不皱,只大口地喝酒。他心里明白,如今,一切的伤痛,他还可以从容地熬住,但以后,当他老了、衰弱了,他就不堪一击。


    跪在庭前的方土三人,还告诉他巨窑的秘密:"敬禀陛下,巨窑须以女子血祭。血祭者须泰然无惧,视死如归,含笑投身烈焰,熔成一体,如此方可感动神魂,各方精气汇聚,助陛下以竟全功。"血祭者如何得之?"可遇不可求。


    始皇帝有点欷嘘:"天下男儿尽皆贪生怕死,岂有视死如归之女?"


    半晌,转向众方士追问:


    "你等呈献之数十颗丹药,不知药效如何?有否一试?"


    方士都答:"此乃精炼十年方成之丹药,只供陛下享用,臣等岂敢轻试?"


    其中一位,犹侃侃陈述:"丹药乃以硫磺、白石英、紫石英、石钟乳。赤石脂、水银、火硝、朱砂、雄黄、食盐、皂矾、砒霜等炼制。服后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,乘云气,御飞龙,游乎四海,长生不老!


    始皇帝色喜:"长生不老?长生不老!


    正欲张口吞服,又迟疑不决。他阴沉地扫视三人。


    "若其中有毒,岂非一命呜呼?"


    在他沉吟之际,目光与蒙天放接触,望定他:"天放,你意下如何?"


    蒙天放三思之后,晋言:"长生与鬼神之说,虚无缥缈,臣只觉——""直说无妨。""——只觉有点荒唐。"他稍顿,不知应否继续。


    始皇帝一听,斥责:"天放,你胆敢在朕跟前放此厥词?"


    蒙天放知批其逆鳞,忙下跪请罪:"请恕臣无礼,臣乃一片忠心。"


    他感他曾舍命护驾,又爱其身手,但没稍露心意,只佯怒:"你叫朕如何相信?"


    蒙天放一念,便请缨:"臣愿为陛下试药。"


    这郎中手下的将士一听,都望向他。若丹中有毒,岂非……


    始皇帝行近一众之前,巡视挑选,信手一指二十人。被点中者,毫无异议,只站前下跪。蒙天放见二十人中,自己未曾入选,愕然抬头。


    始皇帝道:"天放且留于朕左右,不必试药。"


    他以自己肯尽忠报主,竟不蒙恩赐,有点失望。


    二十人各吞服丹药一颗,人口苦辣炽热,骨碌而下。方士们紧张莫名。始皇帝精目如灼,观其药效反应。


    良久,生死未卜。


    忽闻其中一声惨叫。


    未见,二三人捧腹,辗转、发冷、发热,汗流浃背,痛苦万状,一一相继昏倒。


    御医上前探其鼻息,发觉全皆闭气。


    始皇帝惊怖之余,龙颜大怒,只下令:


    "将一众将士以泥封为俑像,立于陵前,生世守护。"


    方士们面无人色。只见始皇帝忽视,如虎狼之回顾。


    蒸气氛惫的炼丹房中,丹炉火盛,外封盐泥的丹罐在火中不动声色,聚合于此的七名方士,有的正凝神将锅置于丹炉上进行结胎,有的将砒霜和硝在乳白上细研。不管在做什么,都心神不属。


    才一阵,后宫人声鼎沸,夹杂三位方士哀哭:


    "陛下饶命!陛下饶命!"


    卓生吓得被火所灼,连忙缩手:


    "他们三人因丹药失灵,难逃一死!"


    大家开始担忧了,窃窃私语:


    "丹药一日未曾炼成,一日必面临大敌!"


    "此暴君若长生不老,定是天下黎民之祸。"


    "谁是丹药迟迟未成,亦只能苟活一时半价…"


    姜生过来向一个老者焦灼问计:


    "徐生,你看该如何是好?"


    白发、白须的徐福,原来正专注地盯着他眼前的熊熊炉火和上面的鼎,他把手中研成细米的金粉倾入,药起了点变化,转为气态飞升。


    两旁白色的眉毛,如人字轻垂在他眼角。他一皱眉,那白色便抖一抖。


    金丹接近完成了。虽是各司各法,但,丹药还是自己的好。他耳畔尽是各人的忧虑,不是不明白身陷困境,进退两难。他若有所思,如一座石碑。


    "徐福——"


    徐福只随手把袖子一扬,示意他们不要打扰。然后继续沉思。


    方士们一见这下动作,竟然赶忙把自家精心炼制的丹药,争相倾倒,随下水道,流去无踪。毁尸灭迹,不留痕迹,以图苟活一阵。


    徐福回过头来,问:


    "你们干什么?"


    "我们都悟了!"方士恭敬地答道。只不过是阴差阳错的一念吧。


    徐福心中另有盘算,也就不理,继续沉思去。


    由炼丹房随下水道而出的各式丹药,姹紫嫣红亮黑,悉数溶于水中,汇流一处。


    水往外流,往东流。


    终于天亮了。


    徐福盼得一线曙光。

共有9页首页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

广州瘦身博士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  粤ICP备19143149号

周一至周日 08:00-20:00

客服中心
- 商城客服1
微信客服
技术支持: 风科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