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百度统计
首页 >> 免费小说 >>言情小说 >> 《诱僧》
详细内容

《诱僧》

时间:2021-01-27        阅读


 第一章


    1


    他使的是“夸父追日”。


    剑虽为双刃短兵,却是百刃之君。过柔则卷,过刚则折。能拥有一把好剑,等于得到另外一只手。自黄帝采首山之铜以铸剑后,一直以来,它都是兵器中之上品。武官侠客,山野沙场,稀世名剑总是伴随它的主人,忠心不变。


    剑从不辜负人。


    石彦生的佩剑由他的父亲传下来。


    在前朝,隋大业十二年,炀帝南游江都。他骄奢淫逸,民心思变,太原留守李渊,派长子李建成指挥左路三军,次子李世民指挥右路三军,沿汾水。渭水进兵。人强马壮,次年十一月,打下长安,建立唐朝,改元武德。


    石玮于此役阵亡。


    他的宝剑,由儿子石彦生继承。九年来,已成为东宫太子李建成极其倚重之一员虎将。


    今日,长安城南的郊野,正举行祭天。


    仪式盛大而隆重。


    李渊安于王座。


    他的儿子与部署均列席。建成资质平平,因居为长,封为太子;次子世民,才识过人,雄心勃勃,虽不服气,也只能眼巴巴地尊兄为主,退为秦王;四子元吉,一向机灵暴躁,被封齐王。三子玄霸早死,看不到大唐盛世。


    “破阵乐”响起了。


    女声为祭田之舞作致语:


    “卫王入场,咒愿神圣,神皇万岁,孙子成行。”


    一百二十个舞者,披甲执戟,排作“鱼丽阵”、“鹅鹤阵”……


    主跳者出场了。


    见不到他的脸,只见一个金蓝怒彩的木刻面具,顶部刻有龙形,锐鼻,眼睛突出,下颚吊垂,形象威武而丑陋。


    这是“兰陵王”假面舞蹈。


    兰陵王原是北齐高祖的孙子,名高长恭,是性格勇敢胆识过人的军士,可他容貌秀美,上阵不足以威吓敌人,故戴上假面以慑众。


    流传下来,乃著名的演舞。


    舞者穿着杏黄色长袍,紫衣,金带,手中执鞭。舞姿英武而威风,腰、腿尤其有劲。全场为之吸引。


    几案上,香烟袅袅上升。


    李渊踌躇满志地坐拥天下。


    大局已定,三个儿子都在身边,嘉宾满座,都是文武百官,还有来自日本国的遣唐使,身穿和服来观礼。


    李渊喝着酒,向世民道:


    “数次重大战役,世民功不可没,封为‘天策上将’,亦为足相称。”


    又望向建成和元吉二人:


    “惟因‘立嫡以长’,朕希望你们兄弟相扶持,安我大唐江山。”


    世民不语。建成和元吉互望一眼,亦不语。


    三者对立,冲突已非一朝一夕。


    世民功大,声势在太子之上,早存夺嫡野心。建成对他非常忌讳,常谋削权,并与后宫后妃建立特殊关系,伺机在父王跟前挑拨,还曾设计调拨其精锐于自己麾下,好剪除股肱羽翼。元吉之所以站在长兄一方,是因为建成许诺立为太弟,即皇权继承者。


    建成开腔了:


    “二弟,‘天子自有天命’,以后,我定会重用你的。”


    世民从容地漠视他对高位的强调:


    “大哥长居东宫,恐怕你对战况不甚了解。平定薛举薛仁杲、平定刘武周、平定王世充窦建德、平定刘黑闼……,这些,还是由我向你报捷吧!”


    这位年方二十九,相貌堂堂,天庭饱满,眼神尤其精锐的秦王,其军事才能一向为朝中文武百官所钦佩,石彦生也不例外。


    但基于国法,他绝无机会成为君王,即便他身边有着出色的谋臣,但不可能改变兄长地位。这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,因而忿忿难平。


    还想继续他战绩的炫耀,元吉及时道:


    “两位兄长,猎鹿开始了。”


    太子建成向他身畔侍卫石彦生颔首。


    “霍达,”秦王世民道,“瞧你的了。”


    石彦生又听得这名字。


    他望向自己的对手。霍达,三十多岁,身躯魁梧,扇面似的宽肩,臂上立了一头鹰,深沉如同它的主人。


    第一回见过霍达,在一个黑夜。当日二人各为其主。


    秦王应太子之邀约,参加夜宴。不见,忽闻宫中有李世民之召唤:


    “马上传霍达来!”


    原来他喝酒后,心疼如绞。


    霍达及其左右,即护送李世民返回西宫承乾殿。石彦生在东宫守卫,一个照面,只见这员护主大将,矫捷地匆匆来去。


    事后,传闻李世民回宫,竟中毒咯血数升。他喝了什么酒?一直成为疑团,却无从追究。父王李渊,只向太子李建成下令:


    “秦王不善饮,日后勿再夜聚喝酒了。”


    此时,一头野鹿放出,一跃飞奔,窜下山林曲。


    太子、秦王及齐王,部署中精锐将士亦策马逐鹿。一时间马嘶人叫,非常壮观。


    他们都穿明光铠,胄甲在阳光下闪着刺目光芒。看不清你我。


    所有人都站在高岗上欣赏,隔着滚滚飞腾的黄土。


    隔着那“兰陵王”假面,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人和马。各人力阻对手,又求先中目标。


    假面缓缓移开。


    此来为了看人。


    那是一位年方二十的美女。她敷粉,极白,一张雪脸。时尚胡状,只扫了青黛眉,眉间帖了金色花子,如豆大小的点饰。还有的是红唇浓点。


    女子饶有兴味地追踪着二男。久闻大名:一个是大王兄的虎将,一个是二王兄的心腹。她灼灼的目光,时而落向这个,时而落向那个。心情兴奋而复杂。二人正面交锋……


    她是李渊后宫一群妃嫔所生下近四十名女子中的一个。男的都封王爵,女的言行娇纵,不让前朝。此中以十九公主红萼,性烈如火,最为放任。


    只见她双眉一扬,手中的木刻面具也扔掉。


    看得分明。这沉稳的石彦生身手好极了。他脱颖而出,一道映日长虹,电光石火间,比对手先刺中惊窜的野鹿。鹿受伤、受惊,痛苦不堪地急跳。就在石彦生剑落未再起,霍达的剑野来了,他飞快地斩为两截,鹿张大嘴巴迅即死去。


    先发者勇。后至者狠。


    霍达见他真人露相,抱拳道:


    “好身手,佩服。”


    石彦生忙还礼:


    “承让。”


    “我俩虽各为其主,亦是大唐一家。石兄,何时得空,可否畅聚一宵?”


    石彦生爽快地:


    “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好剑。”


    两骑驰近。


    石彦生此时方才发现,刚才那威武的舞者,原来是“她”。


    她用目光迎接他,一点也不逃避。


    红萼看中他了。


    同日,李世民也看中他了。

共有36页首页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

广州瘦身博士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  粤ICP备19143149号

周一至周日 08:00-20:00

客服中心
- 商城客服1
微信客服
技术支持: 风科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