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百度统计

美美视频号财富知识自学课堂

会员充值升级可阅览全站课程内容

首页 >> 草根视频号创业故事 >>默认分类 >> 我在直播平台贩卖别人的“爱情”,粉丝4万月入2万
详细内容

我在直播平台贩卖别人的“爱情”,粉丝4万月入2万

“32岁,离异无孩,河北平山人,现在在海南做工程。”直播间里,一个黑胖的憨小伙儿挠着头做着自我介绍。和他连麦的是一位五十多岁、妆容艳丽的“线上红娘”,名叫红姐。

面对直播镜头,小伙儿眼神飘忽,紧张局促,看起来并不自在。“姑娘们来关注下这支潜力股”,红姐一边打气,一边在纸上涂涂写写做登记。“丹丹小美女问接不接受异地恋?”、“那姐弟恋可以吗?”、“你和大家说说自己的要求”…为了不冷场,她时不时向男嘉宾抛出问题。

直播模式的出现,让娱乐主播和游戏主播们尝到了第一波流量红利,让薇娅、李佳琦等带货主播进入主流视野。近一两年来,又催生出一批像红姐这样的相亲主播。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“红娘”、“相亲”、“牵线”等关键词,就会出现不少红姐们。

进入直播间的人来自全国各地,但大多数都抱着相同的目的——找对象。在这里,爱情的桥梁是一根根网线。嘉宾们登台的门票,是两枚三十多块人民币的火箭。

根据《2019年第一季度单身人群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的单身人口数量达到了2.4亿,占全国总人口的17.3%。庞大的单身群体,为婚恋交友市场提供了巨大的刚需。有人在薇娅李佳琪直播间里抢货,就有人在红姐直播间里“买”爱情。

o1

粉丝4万,月入2万

“有本事的男人不会打女人,他会在呵护尊重自己的女人…”欣欣端坐在椅子上,举着手机,神情严肃认真,拍下了这段一分钟的短视频。

视频语言简单,内容直白,但依然激起了不少人在评论区留言附和。“欣姐说得真好”,一位老粉这样回复道。翻看她以往发布的作品,也都为感情向的,例如“离婚看人品”、老公出轨了,该怎么办?”等等。

和红姐一样,欣欣也是一名相亲主播。“发短视频是用来引流的,做账号主要的精力还是在直播间里”,她告诉小榜君。运营、流量、连麦…三年前,欣欣对这些词一概不知。但如今,她一步步经营出一个4万多粉丝的账号。

18年下半年,欣欣在同学群里第一次听说快手。“当时一个老同学在玩,让我们去她直播间刷评论,帮她涨涨人气。”就此,她一脚踏入了这个陌生的平台。

彼时,恰逢欣欣做生意破产。为了消磨时间,排忧解闷,她也加入了直播大军,偶尔和别人连麦聊天。欣欣天生不惧镜头,善于交流,语言风趣,很快就吸引了一批忠实的听众。

19年春节,欣欣想去超市打零工赚钱。“我以后可能没时间和大家聊天了”,她在直播间里与粉丝们道别。“别去了,一个月两三千,你还不如在直播间收费帮大家相亲”,有粉丝建议道。当时平台已经出现了第一批红娘主播,欣欣考虑一番后,决定试一试。

“我一开始就很拼,一天做三场。上午9:00~11:00,下午3:00~5:00,晚上9:00~11:00,场场加班加点。”欣欣说,那时快手的流量竞争并不像现在这样激烈,19年她账号发展速度飞快

除了快手平台,她也将用户迁移到微信,建立了多个相亲社群。欣欣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两个部分,一个是社群收入,女生进群免费,男生收费30元。另一个是刷礼物收入,粉丝在直播过程中打赏,就能获得与主播连麦、介绍自己的机会。据欣欣介绍,账号最热的一段时间,她平均月收入超过2万元。

o2

爱情买卖,游走于灰色地带

从直播到现在,牵成了多少对?欣欣说:“数不过来,太多了,上百对肯定有。有过几天就分的,也有动机不纯的。”直播相亲有风险吗?她思考一阵,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“网上就和现实生活一样,什么人都有,骗子也有。

孙旭提起去年直播相亲的经历,依然愤愤不平。“一个小时里,我被忽悠充值了两千多块钱!”去年7月,他在短视频广告的引导下,下载了相亲APP珍婚。

注册完成后,他、红娘、女嘉宾三人在聊天室里直播见面。孙旭说,一开始红娘让他和女嘉宾做了自我介绍,不到五分钟两个人开始一唱一和,催促他充值送礼。继续聊天要刷礼物,表示诚意要刷,交换微信号也要刷…“我对女嘉宾的第一印象还不错,所以当时比较积极”,孙旭有些懊恼。

加了女方微信号后,孙旭发现,这是一个没有发过任何动态的空白号。“我连着给她发了好几条信息,都没人回。第二天清醒过来,发觉自己应该是被骗了。”而后,他向平台发起了投诉,但最终追债未果。全是托、假的、不要相信…小榜君搜索该APP的相关信息时,也看到了不少负面的评价。

参与直播相亲的用户,需求明确。极大一部分人来自下沉市场,想要结婚的意愿十分迫切。这也让诈骗分子有了可乘之机,“杀猪盘”等网络骗局也时常戴着爱情的假面具,游走于直播相亲的灰色地带中。

o3

直播相亲背后,资本涌动

“我以为凭我们的交情,可以讲点感情,没想到还是一笔买卖。”这是周星驰在《国产凌凌漆》中的一句经典对白。

据艾瑞分析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,2018年中国网络婚恋交友行业市场营收为49.9亿元,网络婚恋行业在整体婚恋市场中渗透率为54.4%。到2021年,预计市场规模将达到72.7,渗透率上升到63.1%。

逐利队伍中,资本从来不会缺席。

快手、抖音等视频内容平台里,相亲账号早已自成一套完整产业链;3月,据自媒体平台豹变称,拼多多在微信小程序主业上线了“交朋友”功能,目前动态多为征婚交友类;社交巨头腾讯也接连推出猫乎、轻聊、欢遇等多款陌生人交友产品...

除了互联网大厂,新兴平台也相继铺路相亲市场。去年6月,视频恋爱交友平台“伊对”完成了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。除了原资方蓝驰创投、XVC创投继续追投外,小米、顺为资本、光源资本也加入投资队伍。伊对创立于2018年,根据官方数据,截至B轮融资前,平台注册用户已超过4000万。

创始人任喆曾在公开采访中,说过这样一条恋爱公式:恋爱转化率x机会=结果。所谓的“恋爱转化率”就是一个人最终能够达成恋爱关系的人数,在任喆看来每个人的恋爱转化率是比较稳定的,而平台要做的就是创造更多的机会,从而获得更优的结果。

直播相亲的确为追求爱情的男女们,提供了破圈的机会。但这个模式是否健康、是否可以长久?依然需要画一个巨大的问号。“我已经准备转型了,2020年开始,我感觉到平台在有意压制相亲主播”,采访临近结束,欣欣说道。

注:文中红姐、欣欣、孙旭均为化名


技术支持: 风科网 | 管理登录